糖醋肉

【安雷】解铃人

·cp  安雷
·ooc有
·不是刀
·开放式结局(大概)
·名字和内容并没有关系
·文笔极渣!文笔极渣!文笔极渣!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那个…请问可以稍微打扰一下吗…
容貌昳丽的少女微微笑着,拦下路过的旅人。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听我讲一个故事?
啊…别担心,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的。
毕竟,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微不足道的故事而已。

那么,开始了哦。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遥远的国度,那里的人们生活得平安而富足,不知忧愁为何物。
国王和王后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共同孕育了一儿一女。
皇长女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公主,温柔贤淑,善解人意。她拥有一个女孩全部的美好。
而她的弟弟,王宫中的小皇子,早早就被封为太子,成为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按照原本的结局,他会成为下一任国王,娶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将皇室血脉延续下去。
但在某一年,灾难降临在王宫之中。
小王子一病不起,国王访遍天下名医,最后都无济于事。
没有人知道小王子得了什么病,眼见着他一天天虚弱下去,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公主哭红了眼眶,她问自己忠心的仆人,怎样才能治好弟弟的病?
仆人回答说,在遥远的北方极寒之地有一个魔王城,只要你能够完成魔王提出的条件,不管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小公主擦干眼泪,瞪大了眼睛问,魔王的条件是什么呢?
仆人摇摇头,每一个见到魔王的人最后都会失去记忆。
不过,忠心的仆人悄悄告诉公主,听说他们许下的心愿都实现了哦。
这样啊…小公主低下头,双手紧紧绞着裙边,指尖因用力过度而微微泛白。
如果自己能够找到魔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许下任何愿望了?
大概吧,这种事情…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王国的公主被魔王掳走了!
国王昭告天下,重金招募勇者,请他前去打败魔王解救被困的公主殿下。
皇榜贴在城门口,人群呼啦一下围上来,纷纷替公主殿下感到惋惜。
不过叹息归叹息,敢去揭榜的人一个都没有。
废话…明知是去送死的差事谁会去做啊!
好在还是有不怕死的冤大头的。
真的傻透了。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宛如看一个智障。

得到国王首肯之后,安迷修独自踏上了前往魔王城的道路。
在他出发当天,整个王都的人都来为他送行。
他们热烈地期盼着勇者能够战胜邪恶的魔王,救出公主,还王国一个安宁。
这会是最终的结局不是吗?

安迷修穿过森林的时候,捡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活的,会喘气的那种。
于是他把那个人拖到山洞里,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帮他包扎好伤口。
谁知道对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嘲讽他技术太烂,然后一脸嫌弃得解开腹部系好的蝴蝶结。
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捡回来的人名叫布伦达,身体不是很好的样子,天气稍微冷一点就咳得厉害。
据他自己说是小时候没注意落下的病根。
安迷修拨弄着面前的篝火,又往里面扔了截枯枝,听见火焰里传来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今天是他们结伴而行的第七天。
可能是病弱的缘故,布伦达的脸色极其苍白,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微微皱着眉头。
本就好看的眉眼在火光的映衬下越发柔和起来,显得无辜而脆弱。
完全看不出平时与安迷修吵架甚至打架时的暴虐。
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脾气。

最近安迷修总有些心神不宁。
布伦达对这一代相可谓当熟悉,以至于他们几乎没有绕过岔路。
但正是这样才更令他觉得不放心。
心中的不安日益扩大,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多月。
那时候他们离魔王城已经不算太远,布伦达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觉得魔王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魔王啊…在大家的印象里从来都不是很好的东西。
对于我来说,大概是必须要将其抹除的对象吧。
为什么呢?
因为我是骑士啊,守护正义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天生的势不两立。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认为的?
布伦达低着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表情。
他说,大概是孤独吧。

大概是因为孤独吧,安迷修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消失得一干二净,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和对方唇齿相贴。
亲吻的动作亲细致缠绵,只有情人之间才会做出的亲密举动,放到现在也丝毫不显违和。
唇齿扫过柔软的唇瓣,撬开咬紧的牙关亲密纠缠,如同对待恋人般珍视的态度,像是一片羽毛轻轻拂过心尖,悠悠然落在最深处。
略酸胀,略苦涩,混杂着一丝甜蜜。
这大概会成为他们最贴近的时刻。

那么,我对你来说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安迷修。

从王都出发到魔王城,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算起来,距他离开王都已经足足有两个多月了。
也就是说,最多不过几天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两个人彼此都心照不宣。

越是接近魔王城,布伦达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虚弱。
傻子都能看出其中的问题。
安迷修劝了他很多次,每次总是闹得不欢而散。
两个人甚至为了这件事大打出手。
当然,最后的结果总是两败俱伤,谁都没讨到好处。
相对的,他们都没能成功说服对方,只好采用冷暴力来处理。
耗到最后,还是安迷修率先低头。
他颤抖着双手,紧紧箍住对方,似乎是想把他揉进血肉般用力。
雷狮被他勒得生疼,却难得的没有说什么。
他伸出双手,环上安迷修的脊背,再一次拥抱了他的命运。

最后一次了,他对自己说,对安迷修说。
抱歉,不能陪你走下去。

再高明的谎言也有被戳破的一天,每个人都会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任何人都不会例外。

魔王城的中心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宫殿,传闻中那是魔王的居所。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安迷修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主殿,握紧手中的双剑,眼里满是戒备。
纯黑的王座上空空荡荡,整个大殿静得可怕,皮质的靴子踩在水晶地面上,每走一步都清晰可闻。
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娇笑,安迷修急忙转身,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要救的公主殿下好端端站在那里,摇着象牙扇冲他点头。

不好奇吗?
什么?
关于这里的一切。

每一个来到魔王城的人都是有欲望的,或多或少,他们都希望借助不应存在之物来替自己达成心愿。
艾比也是其中一员。
年轻的公主来到这里,第一次见到了传闻中无恶不作的魔王。
她说,她想要治好弟弟的病。
不论付出何种代价。

魔王答应了公主的请求,作为交换,她将永远留在这座宫殿之中,直到能解救她的勇者出现。
到那个时候,他会实现她真正的愿望。
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魔王是谁?
答案显而易见。

雷狮走到他身边,熟悉的容颜此刻满是淡漠,举手投足间俱是一派浑然天成的贵气,衬着他略显苍白的脸色,还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算不得陌生,却也不全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
安迷修只觉得荒谬至极。
邪恶的魔王冲他笑了笑,唇角勾起的弧度清晰可见,安迷修看清了,一如既往地恶劣。
可是他没有心情回应对方。
安迷修甚至感觉自己拿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在害怕。

无数光点自四面八方而来,亲昵的围绕在安迷修身边,一点点融进他的身体里。
这是他曾遗忘的东西,雷狮都有替他好好收藏。
而现在是时候还给它们的主人了。

艾比眨了眨水红色的眸子,最后看了他们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踏出这座宫殿的一瞬间,她就会失去有关于这里的全部记忆。
不过作为交换,她会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再好不过了。
至于那些曾祈盼过的,不曾拥有的的东西,她早就不会再去奢求了。
骄傲的公主高昂着头颅,一步步往前,将所有的软弱和泪水丢弃在这里。
永别了,她在心底悄悄告诉自己。
今天过后,她会成为王国最尊贵的女王,独自一人行至天荒。

安迷修睁开眼,苍青色的眸中情绪翻涌,他抬起手,冷热流遵从主人的指示停在半空,刀尖对准雷狮的心口。
伴随记忆回归的还有属于他的力量本源。
炽天使阶级的力量足以杀死现在的雷狮。

魔王对勇者张开了双臂,准备迎接属于他的结局。

冰冷的剑刃没入胸腔,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华美的十二翼舒展开来,漆黑的羽尖向内弯曲成柔软的弧度,轻柔包裹住两人的身躯,好似最温柔的庇佑。
下一秒,颈窝处传来湿润的触感,雷狮伸出手,颇为笨拙地替对方擦掉眼泪。
他们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漫长的时光耗尽了雷狮所有的力量,他再没有能力创造下一次轮回。
到此为止了。

灵魂深处,一个浅金色的印记渐渐浮现,那是属于造物的烙印,他与天堂唯一的联系。
可现在安迷修不再需要它了。
他已经找到了,足以为之放弃信仰的存在。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我们一起死吧?
安迷修吻上恋人苍白的眉眼,与他十指相扣。
从今往后,我都会陪着你的,说到做到。

后来啊,小公主回到了她的国家,带回了魔王被杀的消息。
啊…你说勇者,哪里来的勇者?
这种事情谁管他呢。
艾比看着下方欢腾的人群,只觉得一股涩意直冲眼眶。
最后一点记忆也如晨雾般散去了。
她惊诧的发现自己正泣不成声,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哭。
或许是为了某个素不相识的人和他爱的人也说不定。

好啦…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哦。
…啊咧,你说结局不够圆满啊?
女孩嚼着一根棒棒糖,笑眯眯的看着旅人。

呐,亲爱的安迷修先生,你现在有想起什么了吗?

END